内容搜索:
 
   图片新闻
 
   
 
    女性关注       
 
 
 
 
   
 
    旅游休闲
 
   
 
    相关文章   
 
     
   
     
 
    热点内容
 
     
   
 
 
 
当前位置: > 婚姻家庭 > 名人故事 >

莉莉安的故事

时间: 2018-01-09     来源: 北京日报   点击:
 




 

  发布会上的莉莉安


 

  《雅各比和雷弹头》剧照


 

  莉莉安(中)在列文的首部中文作品《安魂曲》的新书发布会上


 

  被誉为“2017年底一匹戏剧黑马”的以色列戏剧《雅各比和雷弹头》于2017年12月27日至2018年1月7日在隆福剧院热演。这部跨年戏剧,来自以色列戏剧大师汉诺赫·列文早期的一部喜剧,也是其代表作之一。汉诺赫·列文晚期作品《安魂曲》曾三次来华,轰动中国戏剧界,有“世界戏剧有两类,一类是《安魂曲》,一类是其他”的美誉。即便如此,汉诺赫·列文对于中国观众来说,依然比较陌生。2017年11月初,列文的遗孀莉莉安·芭若特参加了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列文的首部中文作品《安魂曲》的新书发布会。莉莉安是以色列非常活跃的著名表演艺术家,参演四十多部影视以及话剧作品。十年前,莉莉安曾在首都剧院参演了《安魂曲》。这次再受邀来华,她颇为感慨。她羡慕中国的剧院丰富,观众年轻热情,期待能再次登上中国的舞台,为中国观众呈现以色列优秀作品。借话剧《雅各比和雷弹头》热演期间,我们先行了解一下莉莉安的成长以及她和列文之间的爱情故事。
 

  1 初识莉莉安
 

  2017年11月5日下午2点多,王府井涵芬楼书店二楼的工作人员正紧张地筹备着以色列戏剧大师列文的首部中文剧本集《安魂曲》的新书发布会。莉莉安和另外两位演员周铁和李铮,头天晚上就已经排练好了今天要朗读的剧本片段。活动马上要开始了,这本书的策划人丛晓梅老师紧张地前后张罗各种琐事,她没忘记让音乐配合演员们再彩排一下。莉莉安拿着书,微笑着站好自己的位置。突然,一段深沉忧郁的音乐猝不及防地响起,莉莉安怔住了,眼泪瞬间汹涌而出,急忙转身站在角落低头擦拭眼泪。她要朗诵的片段是一个年轻母亲和老人的一段对话,这位年轻母亲刚刚失去她襁褓中的孩子,悲痛的她甚至没有眼泪。当老人劝慰她:你哭吧,哭出来会轻松一些。年轻母亲说:我不哭,我哭了只能让这个世界轻松一些。
 

  莉莉安说,直到今天,所有采访她的人最关心的仍是汉诺赫·列文。曾经她也一度无法从“汉诺赫死了而自己还活着”这种复杂的情感中走出来。在一个电视采访里,莉莉安曾描述了她如何饰演列文的一部短剧《死人如何影响活人的生活》。这部剧讲的是一个女人在谈论她的两个男人:一个是去世了的丈夫,另一个是曾错过的情人。那个活着的男人的出现,是因为那个死的不放她走。她无法面对,一直到活的那个也死了。现在两个死人都出现在她的梦里,完全不让她安宁。一直到最后,她也死了,从而得救。莉莉安并没有把这部戏和自己的生活做任何联系。莉莉安说,列文去世之前,曾经调侃地给她未来的丈夫取名叫JEFF。有时候莉莉安想向列文提出个要求什么的,列文会说,这个你等着去跟JEFF做吧。列文总是会创造一些新词,也给家里每一个成员起绰号或者有趣的昵称,包括他的一些作品。比如《雅各比和雷弹头》里的俩人物的名字根本不是人名,而是他创造的名字。(注:犹太人的名字通常是取自圣经或者家族)
 

  2015年的春天,在好朋友玛雅的介绍下我第一次拜访了莉莉安,去了她位于雅法附近的一座充满艺术气息的房子。莉莉安当时很自豪地给我介绍说,这个房子是她现在的丈夫呣兰(MORAN)亲自设计的。那时候我刚刚投资了北京的一个剧场,因此共同话题就多了起来,越聊越开心。突然莉莉安说,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代理列文的中国版权啊。就此,我很荣幸地和我心爱的剧作家列文从某种程度上结了缘。直到2017年11月,莉莉安和我一起从以色列飞回北京参加《安魂曲》的新书发布会,我们才又有了几天的朝夕相处。看着莉莉安,我时常忍不住会在心里以列文的眼光来探究她。我想知道神秘的列文当时爱上的女孩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性。在新书发布会的当天,商务印书馆非常贴心地给了莉莉安一个小惊喜,活动现场送给了莉莉安一束鲜花,音乐及时应景地奏起了“生日快乐”曲,使整个发布会充满了温馨。
 

  2 寻找父亲
 

  50年前,莉莉安出生在委内瑞拉,两三岁的时候,她那位喜怒无常的父亲离开了她们,她跟妈妈一起偷偷移民到了以色列。一直到她 17岁的时候,她才再次见到父亲。这期间她经历了复杂的青春期成长历程。因为和父亲分开的时候她还很小,对父亲印象模糊,但她对父亲的消失却有着一个非常执著和浪漫的想象。她想象父亲是一个令人仰慕的战死沙场的英雄,英俊潇洒,英勇就义。因为那时候以色列正为连绵不断的战争困扰,列文的很多作品受那个时期的影响,他选择以嘲讽的方式对战争进行反思和拷问,有些作品因为批评政府和受人尊重的总理过于尖锐,甚至受到观众的游行抗议,往舞台上扔杂物,导致剧目停演。
 

  莉莉安说,她那时候还是无邪少女,没有父爱的她禁不住总会自艾自怜,甚至常常对着房间里有一张 “哭泣的孩子”的海报哭泣,仅仅因为海报上的孩子眼角有一滴泪水。莉莉安说,那时候其实自己并不痛苦,只是很享受这种沉浸在痛苦中的感觉。因为她有一个非常出色的母亲,给了她一个非常快乐的积极的阳光的童年。她记得小时候有一次父母发生争执,尽管母亲眼睛里含着泪水,但母亲紧紧攥住莉莉安的小手,冲莉莉安露出微笑。母亲的这股力量一直伴随着莉莉安以后的生活。
 

  莉莉安的母亲答应她等她17岁了就带她去找父亲。17岁那一年,母亲兑现承诺,通过父亲在警察署工作的姊姊,终于在委内瑞拉的首都卡拉卡斯找到了父亲。然而和父亲的见面以及后来的交往,让莉莉安常常百思不得其解。她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父亲给了她一个拥抱,并转身跟她母亲用西班牙语说:告诉莉莉安,我拥抱她,是因为我喜欢拥抱美人。莉莉安那时候不会西班牙语,她分辨不出父亲的这种表达是一种对自己的赞赏还是一种玩世不恭。后来父亲请她们去了一家相当豪华的餐厅。他给了莉莉安一杯酒,然后用手指蘸一蘸酒,在杯沿上画圈,发出像吹口哨的声音。父亲说,如果莉莉安能成功地这样让酒杯吹口哨,他就来以色列看望她。沉浸在对父亲失而复得的心境里的莉莉安不停地试啊练啊,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成功了,但是她那个还充满孩子气的父亲却永远没有来过以色列。虽然在后来的几年里,莉莉安先后几次去看望了父亲,父亲偶尔也会突然想起自己是父亲的身份似的想管教莉莉安,甚至有一次强烈干涉不允许她和一个男孩谈恋爱,惩罚她不许和他们一起去餐厅吃饭。莉莉安冲父亲喊道:对不起,你不能现在突然想起来要行使父亲的权利!你也不能突然假装你是我的爸爸。这么多年找都没找过我一次,你根本不爱我,你根本无法爱我,你根本不认识我,我希望你承认这个事实!莉莉安说,这一切都像是演戏,像背台词,但是当时的莉莉安非常激动,她说:“你说吧,说你根本不爱我,说吧!”父亲真的说了。时间在那一刻凝固。莉莉安突然觉得是可以放下的时候了,这个故事也可以结束了。就在那一次,她逃离了父亲的家,从此没有再见,直到父亲去世。父亲后来又结婚了两次,她有好几位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谁也没有通知她参加父亲的葬礼。但是父亲去世的这一天,莉莉安第一次为父亲哭了。距离她两三岁随同母亲逃离父亲已经很多年了。从委内瑞拉逃出来的时候,母亲没有父亲的许可信件,总担心父亲会把她抢走。而实际上,父亲从来没有来过以色列。而这一次,莉莉安转身逃走,她不需要再担心什么。幸运的是,她经历的这一切并没有给她心理上造成更大的伤害。

   

主管单位:山西省妇女联合会
主办单位:山西妇女报社
Copyright@2013  山西省妇女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 晋ICP备 10004065号-2 号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