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搜索:
 
   图片新闻
 
   
 
    女性关注       
 
 
 
 
   
 
    旅游休闲
 
   
 
    相关文章   
 
     
   
     
 
    热点内容
 
     
   
 
 
 
当前位置: > 婚姻家庭 > 心情故事 >

生活的选择在自己手中

时间: 2017-10-31     来源: 南国今报   点击:
 


 

  无爱分开
 

  三年前,我和前男友阿凡领证的头一天,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思考了很久,我忽然觉得,我不能就这么嫁给他!
 

  我们是大学同学,校园恋爱,经过7年的爱情长跑,才终于跑到了婚姻的起点。可是,在这漫长的7年中,我们早已没了感情,有的只是熟悉感以及利益纠葛……
 

  为什么会感情变淡?说来说去,还是因为钱!
 

  大学毕业后,我们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忙于找工作,而是打算自己创业。我们不是名牌大学,学的也不是热门专业,即便找了工作,工资也很低。
 

  当时我有个姑姑,在其他城市经营着一家甜品店,做出来的东西非常好吃,生意也非常好,经常客人排着队来等吃的。
 

  我和姑姑关系好,自认为动手能力也很强,我想,如果能“加盟”姑姑的甜品店,应该挺赚钱的。
 

  阿凡很支持我的想法,他说服父母,借到了一些积蓄,我们去到姑姑那儿,跟她学了两个月。回到我们的城市后,甜品店顺利开张。
 

  再好吃的东西,没有宣传,一开始也不会有人气。我找了很多关系,联系团购网,又在网络上写文发帖,费了很大的劲。
 

  辛苦付出是值得的,我们的店终于热闹起来。我们根据客人的意见,以及这边的口味,又做出了许多创新,短短三年,我们已经成为了口碑门店。
 

  我和阿凡非常努力,也非常辛苦。我们不敢请师傅,所有甜点都是亲力亲为,也不敢放假休息,每天从早忙到晚。
 

  钱是赚到了,可生活质量并没有提高。买了房,买了车,有了存款,可心却空了。我们经常吵架,或许是劳累过度,两个人脾气都变差了。谁也不让谁,两败俱伤。感情就这样吵没了。
 

  后来,他提出不再给我姑姑加盟费,又说把他爸妈算作股东,因为当初他们给了钱……我不同意。
 

  我说想请小工,不然忙不过来。可他非要把他的表弟表妹这些亲戚请来,用亲人做事,怎么好指挥?更何况他们都吃不了苦。
 

  闹僵后,我们想过分手,可谁都放不下那家店。我们找过律师,询问过分手后的“财产”划分,得出的结果我们都不满意。
 

  后来,也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态度转变了。他很诚恳地对我说,要和我好好过,领证结婚。
 

  可是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在这几年的相处过程中,我深切地感觉到,我们的生活理念、脾气性格都不合,强行在一起,日后还会有更多弊端。
 

  “你不会外边有人了吧?”看到我犹豫,他气鼓鼓地问,“是一来吃东西就跟你聊天的那个,还是你去选货时加他微信的那个?”
 

  我觉得他简直有病!这些年,我忙得连形象都没有了,哪个男人看得上我?想想,如果日后,我变成了一台只会赚钱、生儿育女的工具,人生就这么过下去,岂不是很可怜?
 

  但父母都劝我,说既然我和阿凡牵扯这么深,或许也是命中注定,所有婚姻和感情都需要磨合,有的人,一磨合就是一辈子。
 

  于是我在担忧中,同意了和阿凡领证。
 

  随着领证日期临近,我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不,我不要过这样的生活,无论是和阿凡结婚,还是被甜品店捆绑一辈子,这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拨通阿凡电话:“我们分手吧!”
 

  他愣了许久,最后恶狠狠地说:“你会后悔的!”
 

  改变让我活得更好
 

  为了不让他纠缠我,我决定把甜品店和房子都给他,我只要我们的存款。父母和姑姑觉得我傻,认为我亏大了。可我一点也不在乎,因为我终于可以开始我的新生活。
 

  一切事情处理完毕后,我离开了那座城市,开始了我读书时候的梦想——旅游,写游记,学摄影。
 

  当时是我30岁,算得上大龄剩女,身边的同学都结婚生子,我却选择去做20岁才会做的事。在大家眼里,我一定很作,很奇怪。
 

  我不仅年纪大,还胖,皮肤也不好。你想,整天黑白颠倒地忙碌,皮肤能好吗?我帮自己拍照,就算“磨皮销骨”,都看不下去。我还怎么写游记,发自己的美美照呢?
 

  于是我开始了减肥运动,控制饮食,也学习化妆、穿衣搭配。一年后,我终于有模有样,整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我一边旅游,一边在网站上发表大量的游记。我是一个吃货,每到一处,自然以吃为主,再上我之前的烹饪经验,我总能挑到一些小众但是很好吃的店铺。
 

  渐渐地,我的游记火了,也有了自己的粉丝,网站开始给我稿费,虽然钱不多,但总算有经济来源了。
 

  我整个人都容光焕发,好像年轻了许多岁。
 

  世界那么大,如果当初我没迈出那一步,我永远不知道,自己能活得那么精彩。
 

  在外漂泊的这两年,我也从父母那里听到一些阿凡的消息。
 

  比如,他和店里那个漂亮的女收银员结婚了,可能他们早就有暧昧,婚礼时女人大着肚子。
 

  比如,甜品店生意冷清下来,因为新出来的东西太多了,而人的本性都是喜新厌旧的。
 

  比如,阿凡憔悴了很多,据说他放了很多钱搞借贷,却收不回来。野心大,却没走正路。老婆正闹着和他离婚。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像一阵风,从我耳边一吹就过。我突然很庆幸,我的选择是对的,如果当年我和阿凡结婚,如今这一地鸡毛,非得我来承受不可。

   

主管单位:山西省妇女联合会
主办单位:山西妇女报社
Copyright@2013  山西省妇女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 晋ICP备 10004065号-2 号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