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搜索:
 
   图片新闻
 
   
 
    女性关注       
 
 
 
 
   
 
    旅游休闲
 
   
 
    相关文章   
 
     
   
     
 
    热点内容
 
     
   
 
 
 
当前位置: > 婚姻家庭 > 心情故事 >

异地闪婚终归梦一场

时间: 2017-11-06     来源: 南国今报   点击:
 


 

  不是所有的情侣都能朝夕相处。如果每天能见到爱的人,最好不要争吵不要抱怨,因为有太多情侣相隔两地,他们要经受的考验远比生活的鸡毛蒜皮要难应对。如果考验失败,再纯的感情也会坠落。
 

  情动
 

  在我看来,展开一段恋情是神圣的。只是没想到,让我坠入爱河的那个人,生活的城市竟然离我有几个小时的车程。
 

  他叫姜何。
 

  姜何是做销售工作。因为共同的朋友,我们在异地相识,并一见钟情。
 

  相识那天是周五。朋友让我多呆一天再回柳州,我因工作缠身,不得不离开。意外的是,准备买火车票时,姜何拉着我的手让我多买一张票。我愣了一下。他说:“我要陪你回柳州,如果你周末加班,我就陪你加班。”他接下来的告白让我异常感动:“你还没有走我就开始想你了,我们必须在一起。”
 

  就这样,他跟我回了柳州。周末两天,我在办公室加班,他就带上笔记本电脑跟我一起到办公室。他安静地处理自己的事情,从不打扰我。每次都是我忙完工作叫他的名字,他才发出声音。
 

  姜何如此有耐心,我对他的好感多了几分。不过,分开是无法回避的。周日忙完已是下午5时。姜何的火车是6时多的,我们只有一个多小时相处。在这珍贵的一个小时里,姜何的眼睛几乎都在看我。我们依依不舍。上火车前,他在我的额前亲了一口。一吻定情,我是他的女友了。
 

  闪婚
 

  一回到所在的城市,姜何马上打来电话:“我们结婚吧!虽然两地分居有点辛苦,只要我们爱得深,什么困难也不怕。”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向我求婚,这样浪漫、大胆的事,我从不敢想象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既激动,又犹豫。
 

  姜何咄咄逼人,他不给我时间考虑,感情本来就是冲动的,他让我依据当下的情感马上给他答案。他的口气虽然强势,这种强势却让人雀跃。
 

  我心跳加速,面红耳赤。我闭着眼睛想了一下,回想读书这么多年,我从未对什么男生动过情,工作这么久,也没对什么男人动过心。姜何是唯一一个。我想,这就是一触即发的爱情吧。既然爱情降临了,我为什么要回避。恋爱谈得久,也许会幸福,但谁又敢说闪婚就没有幸福。
 

  我深深地吸口气,给了姜何三个字的回复:“我愿意!”
 

  他激动万分,说马上订车票,到我的城市和我领结婚证。
 

  我问:“要不要把结婚的事告诉家里?”姜何马上制止。他说以他对长辈的了解,他们是坚决不支持闪婚的,如果我们领结婚证前把事情告诉家长,估计领证的事会黄。
 

  姜何这么一说,我害怕了。我父母确实是保守性格,我匆匆忙忙就结婚,他们一定会被吓到。商量了一下,我们决定暂时谁也不说,悄悄地把证领了。如果将来要办婚礼,再知会大家也不迟。
 

  两天后姜何来到柳州。我去车站接的他。他一走出出站口就把我紧紧地拥入怀里。我在他的怀里醉倒了。我爱这个男人,我要嫁给他。我坚定地这么想。于是第二天,我们成了合法夫妻。
 

  设计
 

  再次送姜何离开柳州,更加不舍。他拉着我的手,让我务必请一周工休去他那里,结婚前他买了一套房子,现在终于可以装修做婚房。我惊喜万分:“要按照我喜欢的风格装修吗?”他的回答是肯定的:“我已经物色好两家装修公司,最后请哪家、怎么装修,都由你来决定。事情好多的,你必须请一个星期的假过去办。再说了,我们还要度蜜月呀!虽然没有一个月的蜜月,但是蜜周也是要度的。”我很欣慰,姜何把一切安排得这么仔细,看来我是嫁对人了。
 

  领导批了我一个星期假。我欣喜地坐上去和姜何团聚的火车。意外的是,到车站接我的不是姜何一个人。他介绍道,站在他身旁的女人是他认识多年的朋友,也是他物色好的装修设计师琦琦。
 

  我们三人一起吃了饭。饭桌上,琦琦向我推荐了几套装修方案,我安静地听完她的讲述。她自始至终没有问我喜欢什么风格,对于一个资深设计师,这是再明显不过的失职。我委婉地提醒了她。琦琦睁大眼睛看着我,然后看向姜何:“我还以为姜何喜欢的风格也是你喜欢的风格,难道你们没有商量好?”我点了点头,说今天是我和姜何第一次商量装修,他说过装什么风格由我做主,“你的这些设计方案都不错,但都不是我最喜欢的,设计方案可能要改一改。”
 

  琦琦表面谦和,实则已经动怒。我从她嘴角的变化觉察出了她的心理活动。为了缓和关系,我温柔地向她道歉,说我是个挑剔的人,还说一切都是我的疏忽……琦琦勉强接受我的道歉,她笑了。
 

  饭局终于结束,我如释重负。姜何丝毫没有觉察出我和琦琦之间的火药味,他不停地说:“有吗?我见她一直在笑,她怎么可能生气?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她是什么性格我还不清楚。”我呵呵笑了。姜何和琦琦是认识很久,但女人的心思男人是很难猜透的。身为女人,琦琦的那点心思我看出来了,她对我不够友好,难道仅仅因为我不喜欢她的设计方案?也许真相没那么简单。
 

  相思
 

  新婚燕尔,我懒得管琦琦的事,一心只想和姜何好好地度蜜周。那几天,我们去了新房两趟,我把自己的装修想法告诉了姜何,他认真地用笔记在本子上,一副认真对待的态度。我深信姜何一定能把我的设计理念贯彻到位。几天一晃眼就过去了,我和姜何又要承受两地相思的苦。
 

  还好,姜何隔三差五发来装修进度的照片,看着我们的新家慢慢有了模样,我的内心无比喜悦。姜何好像没有和琦琦签约,他另外找了一个设计师。那次不愉快过后,他再也没在我面前提过琦琦的名字。偶尔我会主动提及,问他是不是因为我影响了他和琦琦的友情,姜何直说完全没有,他和琦琦的友情又不是一单生意能左右的,他们的感情没那么脆弱,要我不要瞎想。

 
 
   
   

主管单位:山西省妇女联合会
主办单位:山西妇女报社
Copyright@2013  山西省妇女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 晋ICP备 10004065号-2 号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