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搜索:
 
   图片新闻
 
   
 
    女性关注       
 
 
 
 
   
 
    旅游休闲
 
   
 
    相关文章   
 
     
   
     
 
    热点内容
 
     
   
 
 
 
当前位置: > 女性人物 > 女英雄 >

师德清:老有所为的女战士

时间: 2015-08-12     来源: 半边天网   点击:
 

  

  (本网记者 王红霞)1938年冬天的一个夜晚,密集的枪声在和顺县响起。在通往南窑村的路上,隐约可见几个背着背包的身影。其中一个身材瘦小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她,就是11岁参加八路军秦赖支队的女战士、原吉林省纪委专职委员师德清。

  在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记者有幸见到了这位亲历太行烽火岁月的老人家。精神矍铄、和蔼可亲、思维清晰是记者对师德清老人的第一印象。“那时就一个信念,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提起往事,老人的双眸亮了起来。

  11岁的女勤务兵

  师德清,1927年2月出生在太谷县小白乡上庄村一户普通人家。在那个动乱的年代,饥饿、恐惧充斥着师德清幼小的心灵。“舅父当时是抗日游击队侦察员,常到村里动员大户人家为抗日出钱出粮。我家是舅父下山开展活动的据点。”在舅父的影响下,师德清的父母萌生了投奔八路军的想法。“只要是愿意抗日的,八路军都要。”舅父的表态让师德清一家参加八路军的意愿更强烈了。

  师德清记得,太谷县城1937年11月被日军占领后,寒意笼罩着整个县城。在恐惧中生活了两个月后,1938年1月,11岁的师德清和父母跟着舅父,向八路军抗日游击队所在的大山走去。在舅父的介绍下,父亲当了大队部管理员,母亲去了被服厂。舅父想让游击队也能收留她。“不行!这么小的女娃娃,行军时跑得动吗?”管招兵的干部看她瘦小的模样,口气很是坚决。师德清听到这句话,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一个女游击队员走到她身旁,一边为她擦眼泪一边说:“小娃娃,你哭什么?有甚委屈跟我说说。”女游击队员的这句话,仿佛一下触动了师德清内心所有的委屈,她居然哭得泣不成声。那位女队员说:“这娃娃哭得好可怜,要不就收下试试吧。”于是,师德清穿上军装,系上腰带,打上裹腿,成了八路军秦赖支队的一名勤务兵。

  烽火岁月战友情

  师德清一直记得那位接收她的女游击队员叫刘韵。来到山上后,她又认识了翟英大姐。师德清说,刚上山时,游击队天天出操、唱歌,还上课。她白天跟随大姐们到村里去做宣传,晚上一上炕就睡得什么都不知道了。有一天早上起来,她发现自己尿了炕。因为是和翟英大姐合铺着一条线毯,她便不敢下炕。翟英走过来盯着她的眼睛笑着说:“小鬼,是不是犯错误了?没有关系,晒晒就好了。”

  从那以后,翟英总是在入睡前陪着她去上厕所。刘韵则是在空闲时教她识字。“她们俩都是宣传员。我成了勤务兵以后就天天和她们在一起。她们对我像亲妹妹一样,不仅在生活上关心照顾我,还救过我的命。”

  1938年冬天的一个夜晚,和顺县南窑村。子弹已经从身边飞过,师德清还在收拾饭盒、煤油灯。“翟英大姐跑进来一把拉上我就跑,我们在黑暗中不停地跑,也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天蒙蒙亮时,我才看到大姐跑丢了一只鞋,我也丢了背包……”师德清说起这段与翟英大姐生死与共的情谊时,仍然激动不已。

  说起最危险的经历,师德清老人眼中现出了神采。“1939年的春天,鬼子对辽县(现左权县)县城进行轰炸。那时我正在西河头村提着水壶去打水。警报响了起来,我以为是防空演习,就继续往前走,警报又一次响起,正当我迟疑时,组织科长周璧飞跑出来拽住我就往防空洞方向跑,没跑几步一个炸弹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炸开了。周璧科长一把将我按倒在地,等我睁开眼睛时,厚厚的尘土盖在我俩身上。”师德清老人事后常常对人说:“若不是周璧科长,我那时就没命了。”

  师德清说,自己虽然不是在第一线冲锋杀敌的战士,但行军途中多次遭遇敌机轰炸扫射,工作地点多次遭到日军包围清剿,十分危险。把日寇赶出中国去是她那时最大的愿望。“1941年,我的父亲在反扫荡中牺牲了。家仇国恨让我更加坚定了抗日的决心。”说到这里,师德清老人突然陷入了回忆,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

  完成特殊任务

  在做勤务兵的日子里,师德清学会了很多东西:为战士缝补衣服、给病人做可口的汤面……因为善良、勤快,她赢得了大家的喜爱。1939年3月,师德清入党了。那年,她12岁。

   

主管单位:山西省妇女联合会
主办单位:山西妇女报社
Copyright@2013  山西省妇女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 晋ICP备 10004065号-2 号 号